苏小小墓

朝代:唐代 作者:李贺

幽兰露,如啼眼。
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。
草如茵,松如盖。
风为裳,水为珮。
油壁车,夕相待。
冷翠烛,劳光彩。
西陵下,风吹雨。

注释

①《乐府广题》:“苏小小,钱塘名倡也,盖南齐时人。”古乐府《苏小小歌》:“我乘油壁车,郎骑青骢马。何处结同心?西陵松柏下。”《方舆胜览》:“苏小小墓在嘉兴县西南六十步,乃晋之歌妓。今有片石在通判厅,题曰苏小小墓。”李绅《真娘墓诗序》:“嘉兴县前有吴妓人苏小小墓,风雨之夕,或闻其上有歌吹之音。”
②幽兰四句:写已成幽灵的苏小小眼含泪水,如幽兰带露。她不能再与人缔结同心,只能孤独地飘荡。
③草、松两句:写坟墓的景象。
④风、水两句:写苏小小的幽灵以风为衣裳,以水为佩饰。这句显然借鉴了屈原《九歌》对神、鬼的描写方法。
⑤油壁车四句:反用《苏小小歌》之意,写往昔的幽会已成空幻,当年的情人已为鬼魂。
⑥翠烛:鬼火,有光无焰,故曰冷翠烛。

赏析

李贺的“鬼”诗,总共只有十来首,不到他全部作品的二十分之一。然而“鬼”字却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,被人目为“鬼才”、“鬼仙”。这些诗表现了什么样的思想感情,应当怎样评价,也成了一桩从古至今莫衷一是的笔墨公案。其实,李贺是通过写“鬼”来写人,写现实生活中人的感情。这些“鬼”,“虽为异类,情亦犹人”,绝不是那些让人谈而色变的恶物。《苏小小墓》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篇。
苏小小是南齐时钱塘名妓。李绅在《真娘墓》诗序中说:“嘉兴县前有吴妓人苏小小墓,风雨之夕,或闻其上有歌吹之音。”全诗由景起兴,通过一派凄迷的景象和丰富的联想,刻画出飘飘忽忽、若隐若现的苏小小鬼魂形象。
前四句直接刻画苏小小的形象。一、二两句写她美丽的容貌:那兰花上缀着晶莹的露珠,象是她含泪的眼睛。这里抓住心灵的窗户眼睛进行描写,一是让人通过她的眼睛,想见她的全人之美,二是表现她的心境。兰花是美的,带露的兰花更美。但著一“幽”字,境界迥然不同,给人以冷气森森的感觉。它照应题中“墓”字,引出下面的“啼”字,为全诗定下哀怨的基调,为鬼魂活动创造了气氛。三、四两句写她的心境:生活在幽冥世界的苏小小,并没有“歌吹”欢乐,而只有满腔忧怨。她生前有所追求,古乐府《苏小小歌》云:“我乘油壁车,郎乘青骢马。何处结同心?西陵松柏下。”但身死之后,她的追求落空了,死生悬隔,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绾结同心,坟上那萋迷如烟的野草花,也不堪剪来相赠,一切都成了泡影。这种心绪,正是“啼”字的内在根据。仅用四句一十六字,形神兼备地刻画出苏小小鬼魂形象,表现出诗人惊人的艺术才华。
中间六句写苏小小鬼魂的服用:芊芊绿草,象是她的茵褥;亭亭青松,象是她的伞盖;春风拂拂,就是她的衣袂飘飘;流水叮咚,就是她的环佩声响。她生前乘坐的油壁车,如今还依然在等待着她去赴“西陵松柏下”的幽会。这一部分,暗暗照应了前面的“无物结同心”。用一个“待”字,更加重了景象、气氛的凄凉:车儿依旧,却只是空相等待,再也不能乘坐它去西陵下,实现自己“结同心”的愿望了。物是人非,触景伤怀,徒增哀怨而已。
最后四句描绘西陵之下凄风苦雨的景象:风凄雨零之中,有光无焰的鬼火,在闪烁着暗淡的绿光。这一部分紧承“油壁车,夕相待”而来。翠烛原为情人相会而设。有情人不能如约相会,翠烛岂不虚设?有烛而无人,更显出一片凄凉景象。“翠烛”写出鬼火的光色,加一“冷”字,就体现了人的感觉,写出人物内心的阴冷:“光彩”是指“翠烛”发出的光焰,说“劳光彩”,则蕴涵着人物无限哀伤的感叹。不是么,期会难成,希望成灰,翠烛白白地在那里发光,徒费光彩而一无所用。用景物描写来渲染哀怨的气氛,同时也烘托出人物孤寂幽冷的心境,把那种怅惘空虚的内心世界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这首诗以景起兴,通过景物幻出人物形象,把写景、拟人融合为一体。写幽兰,写露珠,写烟花,写芳草,写青松,写春风,写流水,笔笔是写景,却又笔笔在写人。写景即是写人。用“如”字、“为”字,把景与人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既描写了景物,创造出鬼魂活动的环境气氛,同时也就塑造出了人物形象,使读者睹景见人。诗中美好的景物,不仅烘托出苏小小鬼魂形象的婉媚多姿,同时也反衬出她心境的索寞凄凉,收到了一箭双雕的艺术效果。这些景物描写都围绕着“何处结同心,西陵松柏下”这一中心内容,因而诗的各部分之间具有内在的有机联系,人物的内心世界也得到集中的、充分的揭示,显得情思脉络一气贯穿,具有浑成自然的特点。
这首诗的主题和意境显然都受屈原《九歌。山鬼》的影响。从苏小小鬼魂兰露啼眼、风裳水佩的形象上,不难找到山鬼“被薜荔兮带女萝”、“既含睇兮又宜笑”的影子;苏小小那“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”的坚贞而幽怨的情怀,同山鬼“折芳馨兮遗所思”、“思公子兮徒离忧”的心境有一脉神传;西陵下风雨翠烛的境界,与山鬼期待所思而不遇时“雷填填兮雨冥冥”、“风飒飒兮木萧萧”的景象同样凄冷。由于诗人采用以景拟人的手法,他笔下的苏小小形象,比之屈原的山鬼,更具有空灵缥缈、有影无形的鬼魂特点。她是那样的一往情深,即使身死为鬼,也不忘与所思绾结同心。她又是那样的牢落不偶,死生异路,竟然不能了却心愿。她怀着缠绵不尽的哀怨在冥路游荡。在苏小小这个形象身上,即离隐跃之间,我们看到了诗人自己的影子。诗人也有他的追求和理想,就是为挽救多灾多难的李唐王朝做一番事业。然而,他生不逢时,奇才异能不被赏识,他也是“无物结同心”!诗人使自己空寂幽冷的心境,通过苏小小的形象得到了充分流露。在绮丽秾艳的背后,有着哀激孤愤之思,透过凄清幽冷的外表,不难感触到诗人炽热如焚的肝肠。鬼魂,只是一种形式,它所反映的,是人世的内容,它所表现的,是人的思想感情。

李贺
李贺(790-816)字长吉,人称“诗鬼”。因避家讳,不得应进士举,终生落魄不得志,二十七岁就英年早逝。他的诗作想象丰富,立意新奇,构思精巧,用词瑰丽,也有伤感情绪的流露,有较高的艺术价值。
相关诗句
猜您喜欢
赋得月华秋朗

[明代] 邓云霄

非烟非雾散祥光,潋滟金波入玉觞。
五石倩谁修月户?七襄今夕见霓裳。
庆云拖锦笼丹桂,宝镜团花捧素妆。
对景正宜裁谢赋,吹灰休更学淮王。

和竹茶灶诗

[明代] 谢士元

天地胚胎骨格幽,渭侯那作晋风流。
银铛煮月当晴夜,石鼎凝云带晚秋。
出处有时高士共,炎凉无间故人稠。
玉瓯金碾相将久,拟待春风到雅州。

重阳日唐梧庄置酒于临佛阁醉后题壁

[清代] 赵亨钤

豪宕谈心剧有情,天涯高会两忘形。
孤帆远浦秋无极,细雨斜风酒易醒。
宦海同心伤落寞,玄都旧树半雕零。
醉中误解君谟句,青眼看人万里青。

周生子强归自锦洲,出示近作

[近现代] 黄福基

玉唾银钩缀百哀,江城旧事苦低回。
轩昂早许倾多士,局蹐终难困此才。
挂梦蛮荒怀禄去,收身溟渤挟诗来。
匆匆莫问边陲事,暂卸征衫笑口开。

蔡杏垣山水画册 其二

[清代] 陈肇兴

木落四山空,烟笼一溪碧。
时有捕鱼人,维舟在芦荻。

送以宁妹倩之白都纳省觐 其二

[清代] 敦敏

匹马雄关外,三韩古道程。
人烟识铁岭,风物望神京。
位镇屏藩重,心驰省觐情。
趋庭诗礼对,章服彩衣荣。

东阁官梅十咏补遗 其五

[清代] 金朝觐

繁华满树著春容,老干又丫欲化龙。
莫道落花情意索,摊书犹藉绿阴浓。

白檀河过马

[清代] 陈兆仑

檀州河水如奔雷,千山瀑涨争盘回。
方舟渡人不渡马,人马竞渡声喧豗。
佽飞射士逐凫藻,羽林骁骑鞭龙媒。
投空撇波一以去,嗟呀万辈河之隈。
善马神閒翘足待,驽马气夺低头催。
常马辟易不计里,骄马偃蹇频来回。
圉人或不谙马性,愿公无渡少徘徊。
沙头赤立者谁子,塞下勇健伊为魁。
自言百钱过两马,青铜吾宝金如灰。
解鞍付与蹇共眇,双挽尾鬣相排推。
口濆瀺灂巨鱼避,足蹴霜雪洪涛开。
六尺无从辨腹脊,双尖未没时騀嵬。
有如流沙自天产,贰师拔剑驱衔枚。
又如牛渚自地出,神人执策左把麾。
移时爬沙作蟾步,倏尔腾上辞沿洄。
我马经危犹股慄,何渠作气殊未衰。
同人三两并视此,一笑便欲倾金罍。
洪钧铸物各有用,蠢愚何必非良材。
马倚此人如良造,我倚此马犹舆台。
大川何嫌径利涉,人马相得无相猜。

赴澳舟中

[近现代] 李洸

如潮万念怅无端,渐老胸怀更郁盘。
暮色江山销薄醉,危阑风雨入饥寒。
寻思得失功名贱,坐觉讥评流俗难。
盖海连江泪淘尽,扁舟讵为起波澜。

晨兴

[近现代] 黄假我

已成诗句墨痕干,肠热终难压胆寒。
马足车尘由世路,鸡声灯火误儒冠。
却无可却三年艾,精益求精百尺竿。
一笑开轩迎杲杲,万枫叶老竞舒丹。

关于夏天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