赠汪伦

朝代:唐代 作者:李白

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
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

译文

我乘船将要远行,忽然听见岸上踏地为节拍,有人边走边唱前来送行。
桃花潭水虽然有千尺深,也比不上汪伦送我的情谊深厚。

注释

1、踏歌:一种民间歌调,边走边唱,以脚步为节打拍。后来也指“行吟”,即漫步而歌。
2、桃花潭:在今安徽泾县西南一百里。
3、深千尺:诗人用潭水深千尺比喻汪伦与他的友情,运用了夸张的手法(潭深千尺不是实有其事)写深情厚谊,十分动人。

赏析

李白斗酒诗百篇,一生好入名山游。据袁枚《随园诗话补遗》记载:有一位素不相识的汪伦,写信给李白,邀他去泾县(今安徽皖南地区)旅游,信上热情洋溢地写道:“先生好游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,先生好饮乎?此地有万家酒店。”李白欣然而往。见汪伦乃泾川豪士,为人热情好客,倜傥不羁。遂问桃园酒家何处?汪伦道:“桃花者,潭水名也,并无桃花;万家者,店主人姓万也,并无万家酒店。”引得李白大笑。留数日离去,临行时,写下上面这首诗赠别。
显然,这首诗是李白即兴脱口吟出,自然入妙,因而历来为人传诵。然而,也因为它像生活一样自然,人们往往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。诗的三四句,后代诗家还有一点评论,开头两句口语化的平直叙述,就说不出所以然来了。其实,结合上述背景来看,头两句也是写得极其成功的。
“李白乘舟将欲行”,是说我就要乘船离开桃花潭了。那声口语言简直是不假思索,顺口流出,表现出乘兴而来、兴尽而返的潇洒神态。
“忽闻岸上踏歌声”,“忽闻”二字表明,汪伦的到来,确实是不期而至的。人未到而声先闻,从那热情爽朗的歌声,李白就料到一定是汪伦赶来送行了。
这样的送别,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朋友同是不拘俗礼、快乐自由的人。在山村僻野,本来就没有上层社会送往迎来那套繁琐礼节,看来,李白走时,汪伦不在家中。当汪伦回来得知李白走了,立即携着酒赶到渡头饯别。不辞而别的李白固然洒脱不羁,不讲客套;踏歌欢送的汪伦,也是豪放热情,不作儿女沾巾之态。短短十四字就写出两人乐天派的性格和他们之间不拘形迹的友谊。
也许正因为两人思想性情契合,李白引为同调,很珍视汪伦的友情。情之所至,遂对着眼前风光绮丽的桃花潭水,深情地吟道:
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
结合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这两句诗也如脱口而出,感情真率自然。用水流之深比譬人的感情之深,是诗家常用的写法,如说汪伦的友情真象潭水那样深呀,当然也可以,但显得一般化,还有一点“做诗”的味道。现在的写法,好象两个友人船边饯别,一个“劝君更进一杯酒”,一个“一杯一杯复一杯”。李白酒酣情浓,意态飞扬,举杯对脚下悠悠流水说道:“桃花潭水啊,别说您多么深了,可不及汪伦的友情深呢!”口头语,眼前景,自有一种天真自然之趣,隐隐使人看到大诗人豪放不羁的个性。所以,清人沈德潜说:“若说汪伦之情,比于潭水千尺,便是凡语.妙境只在一转换间。”
古人写诗,一般忌讳在诗中直呼姓名,以为无味。而此诗自呼其名开始,又呼对方之名作结,反而显得真率,亲切而洒脱,很有情味。
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后人爱用李白的话评价李白的诗,是很有见识的。诚然,李白即兴赋诗,出口成章,显得毫不费力。他感情奔放,直抒胸臆,天真自然,全无矫饰,而自有一种不期然而然之妙.“看似寻常还奇蝴”,正所谓炫烂之极,归于平淡,这种功夫是极不易学到的。上面这首《赠汪伦》就集中体现了李白这种自然高妙的诗风。
我国诗的传统主张含蓄蕴藉。如宋代诗论家严羽提出作诗四忌:“语忌直,意忌浅。脉忌露,味忌短。”清人施补华也说诗“忌直贵曲”。然而,上述李白这首诗表情特点是:坦率,直露,绝少含蓄。其“语直”,其“脉露”,而“意”不浅,味更浓,它“直”中含情,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,因而很有艺术感染力。由此可见,文学现象是复杂的。艺术手法也多种多样,是不能“定于一律”的。

李白
李白(701-762)当然是大家公认的我国古代最伟大的天才诗人之一,大多数人认为他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词人。他祖籍陇西(今甘肃),一说生于中亚,但少年时即生活在蜀地,壮年漫游天下,学道学剑,好酒任侠,笑傲王侯,一度入供奉,但不久便离开了,后竟被流放到夜郎(今贵州)。他的诗,想象力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,气势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,的确无人能及。北宋初年,人们发现《菩萨蛮》“平林漠漠烟如织”和《忆秦娥》“秦娥梦断秦楼月”两词,又尊他为词的始祖。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,至今聚讼纷纭。其实,李白的乐府诗,当时已被之管弦,就是词的滥觞了。至于历来被称为“百代词曲之祖”的这两首词,格调高绝,气象阔大,如果不属于李白,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?
相关诗句
猜您喜欢
吴克明广文见和再用韵答之

[宋代] 辛弃疾

彼茁江汉姿,当春风露足。
美芹或以献,深愧野人腹。
君诗穷草木,命骚可奴仆。
更怜无俗韵,爱竹不爱肉。
渠侬如石鼎,正作蛟龙缩。
欲烹无鱼来,苍蝇声绕屋。

过太清宫

[宋代] 范仲淹

丑石危松半绿萝,函关真相玉鹾峨。
谁言仙道求难至,自愧阴功积未多。
渺渺云霞开绛节,雝雝鸾凤答空歌。
几时身退琼坛畔,荣利匆匆奈老何。

醉歌行

[宋代] 文天祥

乃知贫贱别更苦,况我飘转无定所。
心怀百忧复千虑,世人那得知其故。
娇儿不离膝,哀哉两决绝。
也复可怜人,里巷尽呜咽。
断肠分手各风烟,中间消息两茫然。
自断此生休问天,看射猛虎终残年。

次韵子文探梅水西,春已深,犹未开。水西,

[宋代] 范成大

孤山山下小斜桥,客魂曾共暗香飘。
五年不踏西湖路,想见黄昏清浅处。
如今憔悴古江干,岂有幽芳伴倚栏。
腊尽雪残春不至,坐令愁里眼长寒。
霜棱未贷千林槁,门外风饕人欲倒。
斟酌芳心正怯寒,有情真被无情恼。

和王道录韵其人尝住茅山

[唐代] 王翰

两首新诗墨色浓,飘然逸气有仙风。
藜床清梦飞为蝶,竹杖通灵化作龙。
商皓芝田云更白,葛公丹井水无红。
他年勾曲寻真去,会向云边问小童。

和应之同年兄秋日雨中登凎爱寺阁寄梅圣俞

[宋代] 欧阳修

经年都洛与君交,共许诗中思最豪。
旧社更谁能拥鼻,新秋有客独登客。
径兰欲谢悲零露,篱菊空开乏冻醪。
纵使河阳花满县,亦应留滞感潘毛。

缺题

[明代] 陈嘉谋

施氏山前旧有人,吴王宫殿几重新.
年来绿树村边月,夜半清溪梦里身.
衰草尽随眉黛落,飞花长逐杜鹃声.
西家女侠今何在。白苎轻萝谢四邻.

咏怀二首 其二

[唐代] 李贺

日夕著书罢,惊霜落素丝。
镜中聊自笑,讵是南山期。
头上无幅巾,苦蘖已染衣。
不见清溪鱼,饮水得相宜。

过太湖石塘三首

[宋代] 杨万里

才转船头特地寒,初无风色自生湍。
堤横湖面平分白,水拓天围分外宽。
一镜银涛三万顷,独龙玉脊百千蟠。
若为结屋芦花里,月笠云蘘把钓竿。

博望侯墓

[宋代] 张俞

九译使车通,君王悦战锋。
争残四夷国,只在一枝筇。

关于夏天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