赠汪伦

朝代:唐代 作者:李白

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
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

译文

我乘船将要远行,忽然听见岸上踏地为节拍,有人边走边唱前来送行。
桃花潭水虽然有千尺深,也比不上汪伦送我的情谊深厚。

注释

1、踏歌:一种民间歌调,边走边唱,以脚步为节打拍。后来也指“行吟”,即漫步而歌。
2、桃花潭:在今安徽泾县西南一百里。
3、深千尺:诗人用潭水深千尺比喻汪伦与他的友情,运用了夸张的手法(潭深千尺不是实有其事)写深情厚谊,十分动人。

赏析

李白斗酒诗百篇,一生好入名山游。据袁枚《随园诗话补遗》记载:有一位素不相识的汪伦,写信给李白,邀他去泾县(今安徽皖南地区)旅游,信上热情洋溢地写道:“先生好游乎?此地有十里桃花,先生好饮乎?此地有万家酒店。”李白欣然而往。见汪伦乃泾川豪士,为人热情好客,倜傥不羁。遂问桃园酒家何处?汪伦道:“桃花者,潭水名也,并无桃花;万家者,店主人姓万也,并无万家酒店。”引得李白大笑。留数日离去,临行时,写下上面这首诗赠别。
显然,这首诗是李白即兴脱口吟出,自然入妙,因而历来为人传诵。然而,也因为它像生活一样自然,人们往往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。诗的三四句,后代诗家还有一点评论,开头两句口语化的平直叙述,就说不出所以然来了。其实,结合上述背景来看,头两句也是写得极其成功的。
“李白乘舟将欲行”,是说我就要乘船离开桃花潭了。那声口语言简直是不假思索,顺口流出,表现出乘兴而来、兴尽而返的潇洒神态。
“忽闻岸上踏歌声”,“忽闻”二字表明,汪伦的到来,确实是不期而至的。人未到而声先闻,从那热情爽朗的歌声,李白就料到一定是汪伦赶来送行了。
这样的送别,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朋友同是不拘俗礼、快乐自由的人。在山村僻野,本来就没有上层社会送往迎来那套繁琐礼节,看来,李白走时,汪伦不在家中。当汪伦回来得知李白走了,立即携着酒赶到渡头饯别。不辞而别的李白固然洒脱不羁,不讲客套;踏歌欢送的汪伦,也是豪放热情,不作儿女沾巾之态。短短十四字就写出两人乐天派的性格和他们之间不拘形迹的友谊。
也许正因为两人思想性情契合,李白引为同调,很珍视汪伦的友情。情之所至,遂对着眼前风光绮丽的桃花潭水,深情地吟道:
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
结合此时此地,此情此景,这两句诗也如脱口而出,感情真率自然。用水流之深比譬人的感情之深,是诗家常用的写法,如说汪伦的友情真象潭水那样深呀,当然也可以,但显得一般化,还有一点“做诗”的味道。现在的写法,好象两个友人船边饯别,一个“劝君更进一杯酒”,一个“一杯一杯复一杯”。李白酒酣情浓,意态飞扬,举杯对脚下悠悠流水说道:“桃花潭水啊,别说您多么深了,可不及汪伦的友情深呢!”口头语,眼前景,自有一种天真自然之趣,隐隐使人看到大诗人豪放不羁的个性。所以,清人沈德潜说:“若说汪伦之情,比于潭水千尺,便是凡语.妙境只在一转换间。”
古人写诗,一般忌讳在诗中直呼姓名,以为无味。而此诗自呼其名开始,又呼对方之名作结,反而显得真率,亲切而洒脱,很有情味。
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后人爱用李白的话评价李白的诗,是很有见识的。诚然,李白即兴赋诗,出口成章,显得毫不费力。他感情奔放,直抒胸臆,天真自然,全无矫饰,而自有一种不期然而然之妙.“看似寻常还奇蝴”,正所谓炫烂之极,归于平淡,这种功夫是极不易学到的。上面这首《赠汪伦》就集中体现了李白这种自然高妙的诗风。
我国诗的传统主张含蓄蕴藉。如宋代诗论家严羽提出作诗四忌:“语忌直,意忌浅。脉忌露,味忌短。”清人施补华也说诗“忌直贵曲”。然而,上述李白这首诗表情特点是:坦率,直露,绝少含蓄。其“语直”,其“脉露”,而“意”不浅,味更浓,它“直”中含情,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,因而很有艺术感染力。由此可见,文学现象是复杂的。艺术手法也多种多样,是不能“定于一律”的。

李白
李白(701-762)当然是大家公认的我国古代最伟大的天才诗人之一,大多数人认为他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词人。他祖籍陇西(今甘肃),一说生于中亚,但少年时即生活在蜀地,壮年漫游天下,学道学剑,好酒任侠,笑傲王侯,一度入供奉,但不久便离开了,后竟被流放到夜郎(今贵州)。他的诗,想象力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,气势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,的确无人能及。北宋初年,人们发现《菩萨蛮》“平林漠漠烟如织”和《忆秦娥》“秦娥梦断秦楼月”两词,又尊他为词的始祖。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,至今聚讼纷纭。其实,李白的乐府诗,当时已被之管弦,就是词的滥觞了。至于历来被称为“百代词曲之祖”的这两首词,格调高绝,气象阔大,如果不属于李白,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?
相关诗句
猜您喜欢
虞美人

[清代] 高旭

沉吟夜半灯光绿。
酒断愁还续。
眼前相见且休言。
记取华严楼阁现他年。
风飘浪打雄心在。
此担何时解。
海天遥睇暮云深。
一任狂涛东卷恨难禁。

齐天乐

[清代] 孙云鹤

重门半掩清秋节,孤帆角声催去。
金鸭香微,银屏梦短,一种伤离情绪。
芦汀烟渚。
记衰柳残杨,长亭初暮。
漫倚高楼,乱云遮断去时路。
依然秋色如许。
更归鸦几点,飞绕疏树。
千里关山,旧时明月,今夜照人何处。
凭栏无语。
怕雁逐书沉,又更霜露。
立遍空阶,影寒银汉渡。

春日山居

[明代] 张乔

二月为云为雨天,木绵如火柳如烟。
烹茶自爱天中水,不用开门汲涧泉。

绮罗香 愿在衣而为领

[清代] 吴森札

一幅鲛绡,几回忖量,拈却绣刀裁剪。
稳贴双肩,记把芙蓉扣掩。
缀珠翠、顾影沉吟,临镜面、瘦痕羞敛。
漫寻春、蝶眷蜂怜,芳心犹恐旧香浅。
绣罢重封奁箧,怕新来宽褪,琼酥销减。
倦压鸳衾,兰麝休教再染。
愁春去、怨雨啼云,惜花残、香柔红软。
解罗衫、闲叠熏笼,甚心情更展。

长至日界首阻风

[明代] 杨守阯

云帆遥逐雁南征,屈指三旬计客程。
路入淮扬两州界,时逢天地一阳生。
石尤风气连云黑,甓社湖光入夜明。
还忆往年当此日,满襟风雪上陵行。

林塘双头莲 其二

[宋代] 雷孚

一干双花一扑红,秾花彫尽两心同。
红成珠实心犹苦,疑是英皇怨舞宫。

还至延平遥望先墓有作

[清代] 张远

登楼遥望墓门秋,辛苦经年尚剑州。
岂有弟兄依陇亩,只凭风雨护松楸。
来从豺虎行边路,去逐鲸鲵腹里舟。
四十无成还浪迹,云山何处可回头?

巡边 其四

[清代] 长善

柳营迤逦过三屯,见说登坛上将尊。
绝代勋名埋断碣,多时峰火黯荒村。
军门已献辽河捷,野戍犹惊旅梦魂。
三十一关东去远,掌中形胜有谁论。

齐天乐•归后半载,波外翁至,执手相劳,喜极而悲

[清代] 陈匪石

频年漂泊西南后,苔岑久忘同异。
半折芳馨,千茎鬓雪,携手危阑重倚。
羁尘暂洗。
正烟月笼纱,晚天浮霁。
镜展山屏,向人犹斗旧眉翠。
番番花信过了,驻骖还认否,觞咏前地。
树杂莺飞,堂空燕宿,如说人间何世。
因风皱水。
怕才息惊涛,又添新泪。
倦眼慵开,乍逢如梦里。

通州会汴梁和举子人于李献吉官舍次鸠字韵

[明代] 叶元玉

天涯何幸识荆州,高兴真同汗漫游。
满瓮松花春酿酒,一帘灯火夜登楼。
吟肩矻矻诗攻瘦,花影沈沈月上稠。
回首古今俱是梦,笑他机巧不如鸠。

关于夏天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