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调歌头

朝代:宋代 作者:辛弃疾

白日射金阙,虎豹九关开。见君谏疏频上,高论挽天回。千古忠肝义胆,万里蛮烟瘴雨,往事莫惊猜。政恐不免耳,消息日边来。
笑吾庐,门掩草,径封苔。未应两手无用,要把蟹螯杯。说剑论诗馀事,醉舞狂歌欲倒,老子颇堪哀。白发宁有种,一一醒时栽。

译文

赞扬汤朝美堂堂正正的把“进谏之剑”对着帝王居住的地方射去,哪怕是有虎豹把守的九道门,也敢冲破而入。终于使皇帝听了他的政见。汤朝美屡次向皇上进谏,从不计较个人安危,不怕担风险。这一副“忠肝义胆”是能够流传千古的,可惜的是,这样的人却遭到了贬谪,到偏僻荒蛮的地方去受苦。汤朝美还是要做官的,好消息将要从皇帝身边传来。
门前长满荒草,小道也长满苔藓,想想自己的处境只能付之一笑。两只手没有用处,只能把着蟹螯杯,借酒消愁,打发日子。于是只有说剑、论诗、醉舞、狂歌在忧愁中度日,头上长出来白头发,醒来的时候一根一根拔掉。

辛弃疾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字幼安,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山东已为金兵所占。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,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任职期间,采取积极措施,招集流亡,训练军队,奖励耕战,打击贪污豪强,注意安定民生。一生坚决主张抗金。在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等奏疏中,具体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,对夸大金兵力量、鼓吹妥协投降的谬论,作了有力的驳斥;要求加强作战准备,鼓励士气,以恢复中原。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,均未被采纳,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,曾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饶、铅山一带。晚年韩□(tuo1)胄当政,一度起用,不久病卒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艺术风格多样,而以豪放为主。热情洋溢,慷慨悲壮,笔力雄厚,与苏轼并称为“苏辛”。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、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、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、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等均有名。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而产生的消极情绪。有《稼轩长短句》。今人辑有《辛稼轩诗文钞存》。(《辞海》1989年版)
相关诗句
猜您喜欢
恻恻吟 其五十六

[明代] 彭日贞

濒行解赠别前楹,别后那知薄命倾。
扶我梳头从此绝,不关结发也伤情。

浣溪沙 题周颖南翁北游集

[近现代] 夏承焘

琼岛清阴日正长。
一樽语笑共端阳。
田田翠叶水风凉。
华夏北游怀故国,星洲南去有侨乡。
何时重见醉千觞。

送邹石生之广州 其二

[清代] 李宗瀛

试说天南郡,迢迢北户开。
昌华非故苑,越秀有高台。
草木嵇含状,江山赵尉才。
龙岩兼虎嶂,锁钥亦雄哉。

送吴光应聘新加城东方哲学研究所

[近现代] 孙家遂

柳绿钱塘春意酣,别君竟夕逞高谈。
抟风万里云程远,日丽狮城吾道南。

乐平道中

[宋代] 权邦彦

稻米流脂姜紫芽,芋魁肥白蔗糖沙。
村村沽酒唤客吃,并舍有溪鱼可叉。
枹鼓不鸣盗贼少,鸡豚里舍语声哗。
赛神还了今年愿,又整明年龙骨车。

陶公归来图诗和黄陶庵

[近现代] 黄锡朋

江山寂寥历穷秋,凤为钦鸠兰为莸。
天予吾骨不可柔,直者耻随曲者侯。
陶公本非石隐俦,自述先德泪欲流。
日薄虞渊抱殷忧,翩然解绶藉督邮。
归来归来恋故丘,羲皇以上恣所游。
尘视轩冕复何求,慨焉伤怀醉便休。
今古陆沉此神州,茫茫百端同一愁。
林深风高暮飕飗,余亦荷刍凰山头。

极相思

[近现代] 陈逸云

无情偏惹情丝。
此意有谁知。
相思两字,娟娟明月,能不传伊。
愁绪却为花絮乱,揾啼痕、又恐人疑。
欲抛愁去,强将泪咽,怎奈情痴。

新柳

[近现代] 赵增瑀

翠云一抹带晴曦,疑有疑无淡欲迷。
一霎凝眸频想像,原来新柳半黄时。

武陵春 湖上观荷

[清代] 俞庆曾

细雨迎寒秋已近,双桨泛轻舠。
人醉花边十二桥,暮暮更朝朝。
月晓风清情脉脉,珠露透冰绡。
红藕香中碧玉箫,歌一曲、助花娇。

临江仙

[清代] 顾贞立

梧叶飘香时别去,重来又早阳春。
韶华惊见一番新。
梅心檀正吐,柳眼绿才匀。
锦帐香车安足羡,幽姿恰合长贫。
灌畦聊且寄城闉。
一池新涨水,好洗耳边狺。

关于夏天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