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调歌头

朝代:宋代 作者:辛弃疾

白日射金阙,虎豹九关开。见君谏疏频上,高论挽天回。千古忠肝义胆,万里蛮烟瘴雨,往事莫惊猜。政恐不免耳,消息日边来。
笑吾庐,门掩草,径封苔。未应两手无用,要把蟹螯杯。说剑论诗馀事,醉舞狂歌欲倒,老子颇堪哀。白发宁有种,一一醒时栽。

译文

赞扬汤朝美堂堂正正的把“进谏之剑”对着帝王居住的地方射去,哪怕是有虎豹把守的九道门,也敢冲破而入。终于使皇帝听了他的政见。汤朝美屡次向皇上进谏,从不计较个人安危,不怕担风险。这一副“忠肝义胆”是能够流传千古的,可惜的是,这样的人却遭到了贬谪,到偏僻荒蛮的地方去受苦。汤朝美还是要做官的,好消息将要从皇帝身边传来。
门前长满荒草,小道也长满苔藓,想想自己的处境只能付之一笑。两只手没有用处,只能把着蟹螯杯,借酒消愁,打发日子。于是只有说剑、论诗、醉舞、狂歌在忧愁中度日,头上长出来白头发,醒来的时候一根一根拔掉。

辛弃疾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字幼安,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山东已为金兵所占。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,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任职期间,采取积极措施,招集流亡,训练军队,奖励耕战,打击贪污豪强,注意安定民生。一生坚决主张抗金。在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等奏疏中,具体分析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,对夸大金兵力量、鼓吹妥协投降的谬论,作了有力的驳斥;要求加强作战准备,鼓励士气,以恢复中原。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,均未被采纳,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,曾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饶、铅山一带。晚年韩□(tuo1)胄当政,一度起用,不久病卒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南宋上层统治集团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艺术风格多样,而以豪放为主。热情洋溢,慷慨悲壮,笔力雄厚,与苏轼并称为“苏辛”。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、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、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、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等均有名。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而产生的消极情绪。有《稼轩长短句》。今人辑有《辛稼轩诗文钞存》。(《辞海》1989年版)
相关诗句
猜您喜欢
新创谯楼美邵令

[元代] 蓝仁

大栋层轩俯广庭,南山远送武夷青。
五更画鼓先迎日,百尺雕栏近列星。
漏点分明知善政,斋居高爽挹仙灵。
从今清献梅花月,祗向春风角里听。

与张松友同年

[清代] 冯廷櫆

斗笠蒙头竹杖轻,东风吹我上齐城。
醉投石雁洲边宿,老向青牛观里行。
野草渐从官路合,春云恰到县门晴。
悬知海内张公子,尚识人间鲁两生。

和汤鹤逸见怀

[近现代] 江庸

忽忽醉醒孤岛上,看花先负一年春。
更无乐土方思蜀,那有仙源好避秦。
山馆稍偏宾客少,江城依旧市朝新。
佳篇入手惭追步,奔逸何如遂绝尘。

山有泉四章 赠友也

[明代] 邱云霄

山有泉毖,于其阴。
君子乐胥,言濯其缨。
优之游之,逝耽尔清。
逝耽尔清,以卒斯盟。
山有泉毖,于其腹。
君子乐胥,载濯我足。
我心孔契,嗜此幽独。
嗜此幽独,伊谁云告。
山有泉毖,于其趾。
君子乐胥,言盥其耳。
无尘有聪,我心则喜。
逝彼颓流,载忧靡靡。
山有泉毖,于其门。
君子乐胥,言洗其心。
有郁中林,杜彼俗辕。
从我攸好,永以相敦。

子夜歌 其二

[清代] 陈何

白露收荷叶,清明种藕枝。
君行方岁暮,那有见莲时。

晓镜四吟有记

[清代] 章甫

屴崱峰高寺涌泉,松阴翠粒破晴烟。
灵源有隙能开窍,喝水无声不闹禅。
石鼓风鸣青嶂外,通霄路在白云边。
人间亦有蓬莱景,到此登临即是仙。

望雪诗

[南北朝] 虞羲

岁杪云昼昏,玄池冰夜结。
远风金河起,吹我玉山雪。

山隐

[明代] 袁天瑞

今古谁同物外情,鹿门风致首阳清。
烟霞堆里三间小,松柏阴中一榻横。
春酒醉来花对舞,石棋敲断鹤栖声。
岩前清沁诗脾水,谁许高人此濯缨。

更漏子

[近现代] 詹安泰

夜风清,山月朗,花影帘衣微荡。
欹独枕,听邻娃,远人心在家。
笑相迓,妆轻卸,几度幽怀如画。
寻好梦,忽颦眉,此情天岂知。

盘石

[唐代] 无名氏

海阳泉上山,巉巉尽殊状。
忽然有平石,盘薄千峰上。
寒泉匝石流,悬注几千丈。
有时厌泉湖,爱临一长望。
意出天地间,因为逸民唱。

关于夏天的诗